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答辩论文法律论文刑法/民法/行政法

论民事书证收集程序保障与交换制度的完善

  • 简介:(毕业论文 页数:7 字数:9129)摘 要:我国的民事书证收集制度在运作程序、诉讼主体权利义务设置等方面存在诸多缺陷。现行的《民事诉讼法》孤立地强调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却忽视了当事人自行收集书证的程序保障问题。为此应尽快完善书证交换制度,同时建立文...
    • 请与管理员联系购买资料 QQ:5739126
  • 论文简介
  • 相关论文
  • 论文下载

(毕业论文 页数:7 字数:9129)摘 要:我国的民事书证收集制度在运作程序、诉讼主体权利义务设置等方面存在诸多缺陷。现行的《民事诉讼法》孤立地强调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却忽视了当事人自行收集书证的程序保障问题。为此应尽快完善书证交换制度,同时建立文书提出命令制度。
关键词:民事诉讼;书证收集;书证交换;文书提出命令

 

 

目录

一、 民事书证收集制度的概念与功能
二、我国现行民事书证收集制度的缺陷
三、 完善民事书证收集制度的建议


一、 民事书证收集制度的概念与功能
民事书证收集制度就是指在民事诉讼中调整书证发现、采集、提取和固定的一系列制度的总称。广义的书证收集包括当事人收集有利于己的书证和不利于己的书证,狭义的书证收集仅指当事人收集有利于己的书证。书证收集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证据交换、证据保全等制度都具有书证收集的功能。因此民事书证收集制度的外延是较为宽泛的,只要具有书证收集功能的制度都可纳入这一概念进行研究。笔者在本文中即是使用外延较为宽泛的书证收集制度这一概念进行讨论。
书证具有明确性、直接性和稳定性的特点,能够直接证明案件的事实。同时书证具有易于保存、便于携带和复制方便的优点。在近代科技文化普及、发展的背景下,书证成为民事诉讼中运用最为广泛的证据种类。随着日常生活中民商事行为的增加,重要民商事行为出现文书化或契约化的现象。这既反映出现代国家治理规范化和社会整合程度的提升,又反映出民事主体对纠纷的早期预防与对诉讼武器的储备的综合性考量。书证的重要性在立法中也有鲜明的体现,各国对书证收集与质证等制度均给予相当注意,进行了完备的制度设计。甚至有的国家在立法上对书证予以特殊重视,如法国民事诉讼中的书证优先原则、英国民事证据开示仅指文书开示等,更是突显了书证的地位和作用。
一般来说,民事书证收集制度主要不是调整当事人整理和提出自己控制的有利于己的书证或能够轻易从书证持有人处获得书证的情形,而主要是规定在书证为对方当事人或案外第三人控制且其不愿出示时,法院、双方当事人和第三人之间相互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此书证收集制度的制度重心在于如何帮助当事人克服通往获取书证道路上的障碍。
民事书证收集制度和其他证据方法的收集制度一样,它的主要功能就在于为当事人实现举证权利提供程序保障,为当事人完成证明责任创造前提,为当事人实现和维护自己的实体权利奠定事实基础。“根据证据进行审判是近代司法制度的根本原则。所以,无法为所主张的权利举证,该权利实际上就会变得毫无意义。”①而有效地履行证明责任必须以充分的证据收集为前提,重要证据收集不利,后续的诉讼流程和证明活动无异于无源之水,难以通往实现权利的彼岸。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民事书证收集制度的功能在于通过对书证持有人妨碍书证收集行为的规制,在诉讼的早期缓解弱势当事人的证明贫困问题,以规避机械适用证明责任分配法则可能造成的对实质正义的损害。这实际上是从诉讼主体行为能力意义上而非从立法或司法角度对证明责任分配的一种矫正。消费者诉讼、环境污染诉讼等现代型诉讼中当事人的证明贫困问题尤其突出,“其重要性的证据方法,在多数情况下,结构性地偏在企业或行政部门一边。”②完善的书证收集制度无疑是解决证据偏在的重要途径。
众所周知,我国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民事审判方式改革逐渐实现了收集和提供证据的责任由司法机关向当事人的回归,但与此同时,却并未赋予当事人充分的手段以保障其收集证据的权利。证明责任的强化与取证权利保障的滞后形成鲜明的反差。作为民事证据的重要一种,我国并未针对书证规定专门的收集制度与程序;而反观两大法系代表性国家的民事诉讼制度,对于书证收集均有完备的制度设计来保证当事人权利的落实。在最高院《民事证据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进一步缩小职权调查范围,厘定法院查证和当事人收集证据的边界之时,当事人证据收集的程序保障问题就更加突显出来。
二、我国现行民事书证收集制度的缺陷
由于《若干规定》已将法院职权调查范围严格限定在公益性和程序性两类问题上,因此现阶段我国民事书证收集制度主要由书证交换、申请法院调查收集书证和书证保全三个部分组成。笔者认为,这里主要存在下述问题:
(一)基本法律欠缺规定,司法解释效力有待提升
现行《民事诉讼法》孤立地强调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却忽视了当事人自行收集证据的程序保障问题。法条仅规定当事人、律师和其他诉讼代理人有调查收集证据的权利,但对于这一权利实现的方式、手段、具体程序则没有提及。这种当事人收集证据权利的空洞化虽与当时职权调查为主的证明机制相一致,却越来越不适应民事审判方式改革后的诉讼实际。如果法院职权调查范围压缩后的空白迟迟没有完善的对当事人取证权利的程序保障手段来填补,当事人的取证权实际就会遭受长期的制度性弱化和虚置。这样的诉讼证明制度设计是难以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上述民事诉讼法的缺陷虽然在最高院陆续出台的司法解释中得到了部分的缓解,但并没有完全解决。而且司法解释本身效力层级不高,部分内容尚有相互矛盾之处和越权立法之嫌。一旦司法解释对现行民事诉讼法作出了实质性变更并与之发生冲突,在实践中就难以完全避免法官在司法裁判中适用规则的任意性。因此,只有根据现实需要尽快修改和充实基本法律才是治本之道。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验证码: